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米虫安的巢穴

米虫是我的梦想确非我的生活

 
 
 

日志

 
 

痛并热爱着  

2009-08-15 11:20:28|  分类: 怨之碎碎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报应啊~~玩的太HAPPY了,生生比预计的晚回来了两天,原本不多的事情居然堆积了起来,花了两天时间处理,该!

不过成都之行感觉真的……很不错,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好友,重温了许久不曾体验的群聚的欢快(委员长退散啊啊~)体验了宅了许久之后久违的奔走的疲惫和满足。那些家伙还是和以前一样,甚至不太感觉得到分别N年的时光裂隙,就好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但是那分别的时光确确实实存在着,于是我坚信那是因为我们都太本性难移了吧,笑

于是,想起了很久以前某人写的一篇短文

于是,信手GOOGLE一下

于是……那篇年代久远的文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

于是……我想把它贴出来,纪念那些我们曾经的日子,跨越时间空间,我们还在一起,我们还握着笔,我们还画着画,这就是简单的幸福吧^^

 

痛并热爱着 ──——TOP HEAVEN工作室手记

-------------------------------------------------------------
作者:[ Fortune 图/王さん anonly ]

痛并热爱着 - anonly - 米虫安的巢穴
点击图片欣赏大图
某天和“免费平底锅”freepan煲电话粥时,不经意中提到以前和王さん——也就是王黎黎,我习惯这样称呼她——她们在TOP HEAVEN工作室的事。不知为什么,一到这种季节就特别怀念去年这个时候,那时我们一群人——王さん、okida、Anonly、佑佑猫,正过着无比颓废堕落、华丽绚烂的生活(笑)。

其实TOP HEAVEN工作室早在王さん画《风月无边》时就有了(不知有没有人看过,连载在《少年漫画》上),至于TOP HEAVEN“重庆分部”的诞生则是一连串漫画情节般的巧合构成的。

王さん刚从成都来川美读书时在下还并不认识她。某个初夏的夜晚,在下去看望一位脚骨折了的朋友,临到要走时,她来了。第一次震惊于这世上真有像燃烧着的火焰一般的人:王さん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炎の女郎”!于是能否赶上末班车之类的事全然不顾了,在下又一屁股坐下来,只为看她那放满了漫画原稿的夹本。后来才知道,王さん就在我所读中学附近的美院里,找她是极方便的。然而最初却始终不敢去,总觉得那会过于唐突失礼。

后来动不动去找她的契机现在也记不太清楚了。似乎是因为okida要来我们学校做英语老师(顺带一提,那时在下念高二,okida教高一,让在下不爽了好一阵子),而她家离这里要一个半小时车程,学校也没多余的宿舍给新老师住,okida就和家里商量决定在附近租房住。作为朋友,王さん也就从宿舍里搬出来和okida合租了一套房,再加上个和okida一起来学校的新老师(也是她的大学同学),三人合住。房子不大,厨房和厕所总共才一平米多,小得惊人;三天两头停水,时常都得储备。卧室则是okida和她同学住一间,王さん住一间。

本来极为平常的地方,却因王さん和okida而变得热闹非凡,这几十平米的小屋成了动漫迷和漫画作者的聚居地。Anonly经常来,还为此专门办了公车月票;紧接着小刺和她当时的男友以及佑佑猫也开始频繁过来。那时大家尚过着小康生活,十分快乐,经常闹做一团,晚上画着心爱的漫画,或是跑到天台上对着长江大唱动漫歌曲,其间夹杂着王さん的猫.吉良朔夜恐怖的叫声。喜欢一群人喝假日下午茶,或者半夜出去吃便宜的油炸食品、打PS游戏,一玩就是通宵……

  住的时间一长,环境的局限日益明显,最大三个难题就是okida的同事、严重的停水以及生活空间的狭小。okida的同事实在不好形容——在下的学校多是谄谀之流,不擅“应酬”的老师八辈子也别想评职称,深谙此道的她便隔三差五把学校领导带来“联络感情”,我们本喜欢一起听着录音机里的动漫歌曲画画,可一想到这个也只能偃旗息鼓。另外在这边留宿的人多,大家经常挤床睡,本来两张床睡7个人是没问题的,可okida那位挑剔的同事……最后就变成5个人挤一张床了。就在我们彼此都受不了的时候,佑佑猫的一锅糊牛肉堵住了厕所。反正王さん也希望搬到大一点的地方,那样大家会比较方便……第二天我们就搬了家。

  

痛并热爱着 - anonly - 米虫安的巢穴
点击图片欣赏大图
刚搬过去那天正下着大雨,大家都浑身湿透,很狼狈地随便打了地铺就睡。在下认为这种状况下和几位小姐挤在一起睡是很不礼貌的,结果在客厅的书桌上凑合了一夜(冷~!那一夜在下差点没变成象征艺术的活冰雕!)……新家是新式楼房,仍然两室一厅,但足有100多平米。不过考虑到这里人满为患的状况,仅有的一张床肯定是不够睡的,最后还是一致裁定打地铺。在下从家里拿来地毯希望能隔掉一些湿气,但新房子就是麻烦,因为湿气太重,被子总是潮潮的;那时又还没通天然气,只能用电炉,电炉丝老烧断,以至于小刺总调侃在下“每次都快乐地跑去修电炉”……就在这种烧开水、修电炉,阻止恶猫吉良践踏原稿,没事跑到门外对着声控路灯猛跺一阵脚,看谁能创下让1至10楼所有路灯全亮的究极记录的,混乱无序而又快乐的生活中,贫穷降临了。

  那一时间我们所有人都好像被大穷神附了身似的:佑佑猫在一家租卖动漫VCD的店里当店员,因为那家店离在下学校很近,老板是个高中生,和我们也算熟识了。那种家伙的名字在下早忘了,倒是okida居然还记得很清楚:刘枫(理由是“他不配和流川枫名字相似!”)。佑佑猫工作了几个月,他一分钱也没给她;另外我们被他用各种借口骗走了多少钱,大家都不能确切地记得了。租房子的1000多元全是王さん付的,okida也把剩下所有的钱拿出来布置房间;那个时期我们几乎是全靠王さん养活的——毅然决然辞职后没了工作的okida,没工资可拿的佑佑猫,吃白食的在下(王さん的气魄可比《F.S.S.》那位白养着既不会开MH又不会使剑与魔法的史培塔克的天照陛下还了不起),同样贫穷的Anonly(可怜的人,她倒是自己养自己)。没有收入,大家都陷入困境……

  在这种三餐不济的日子里,我们仍旧画着心爱的漫画,同时稍微有一点钱就立刻拿去过PS瘾(这群人居然不先解决温饱问题……汗)。那时大家都迷上了《越过我的尸体》这款游戏(至今仍在迷恋),通常是半夜五六台PS上全是这个游戏——okida还曾有一次因身体实在不行而无法去感到懊恼——这群人呐,往往是“火”俱乐部里曾珠姐一类的好心人来看望救济时,才被发现尸横遍野地“死”在家里!事实上还有一个救我们于危难中的人(一顿饭就把在下给收买了),他伟大的无产阶级情操令在下感动莫名,那个人就是凌云。当时在下和王さん她们已喝了两天白开水(几乎只有白开水可以喝,饿了就睡觉,这样就不觉得饿,所以一直都在睡觉),凌云突然来拿okida答应借给他的书,看到我们这样子,碍于情面就主动提议请我们吃饭;而人一旦满足了物质生活就要追求精神生活,结果凌云同志又被迫请我们玩PS。很可惜那天okida不在,直至现在我们提到这件事都还津津乐道,说下次有机会一定要他再请我们(预想图:凌云落跑……)。

  而工作室的脏乱程度比起男生的单身宿舍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曾有一位“悲惨”的男同胞,刚一踏进工作室就后悔到了这里,并宣誓以后决不再踏足这片土地(一踏脚就扬起无数灰尘,如同鬼屋一般)。

  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有许多美女姐姐,有心爱的漫画,有4位帅气的W高达“鸡师”(其实是搬家前一天买的4只小鸡,取了除希罗外的W高达机师名字。只有五飞活到最后……残念),以及吃不饱的肚子、潮潮的被子和满墙满窗的动漫美少年(这里有以王さん为中流砥柱的同人泛滥倾向)……“魔王(猫)吉良朔夜麾下的地狱七君主”,我们是这样自称的。

然后,在七君主连同“魔王陛下”快要全员阵亡的时候,突然有“工作”了:王さん接到《少年漫画》的一个30页约稿。那时我们穷得一文不名用不起胶网,所以只能用Anonly从家里带来的零碎纸网。还记得有一次叫在下帮忙涂黑,在下没听清楚,把画面涂了个漆黑一片,害她们拼

痛并热爱着 - anonly - 米虫安的巢穴
点击图片欣赏大图
命以修白、点描来补救……听着熊天平那首凄清而略带诡异的歌,到后来越画越有感觉,大家以最快速度完成了那篇作品。本来计划了一系列以人偶为主线的故事,但最终未能如愿。而且,因王さん不肯按编辑意思狗尾续貂地画“美满后半部”的坚持,结果时隔9个月之后,那篇被删改得面目全非连我们自己都看不懂的《玻璃娃娃》才终于登出来了,这是后话。

  一只猫、四只鸡、五个人,虽然贫穷,但大家都过得很快乐。但是,最后的极限到了。

住在这种潮湿的地方,不能保证温饱,药也吃完了,okida的哮喘病日益严重。她当初是过了专业8级的优等生,因为漫画的梦想而拒绝了留校和其它更好的工作机会,却又迫于母亲一定要她做老师的要求而誓言非美术职高不去才来了我们学校;也同样是因为漫画,终究选择了没和母亲商量就自己辞职,导致母亲更加不满。而现在,她不得不被母亲捉拿回家继续扼杀梦想了……

okida搬走了,Anonly她们很久不来了,高达鸡师中的迪奥、特洛瓦和卡多鲁都死了,房间一下子变空了。不久,王さん的母亲也来了——挣扎在理想和生活边缘的人都是幸福而痛苦的,再加上王さん坚持自己信念的态度和斋藤一无异,她本可以过着舒适的生活,却因为不愿放弃漫画而得不到家里资助(而且还养着没用吃白食的在下),什么都得自己想办法——让母亲看到那个样子,无疑是雪上加霜,王さん最后也搬回了宿舍。

期末考试,寒假,春节,同人志聚会,新学期开始……大家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吉良朔夜由在下代养,好在TOP HEAVEN工作室仍旧存在,即使大家已不在一起。因为种种原因,在下不敢,也没有勇气再去见王さん。

…………

记忆开始模糊不清,只有或幸福或痛苦的感觉还留在那里,而具体的事件、日复一日永劫的日子早已无法一一道出了……

冬天又到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们正在工作室里“颓废”着吧。

我又见到了王さん,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带动周围的空气和她火色的发一起燃烧、一起跳动,所不同的是她的画技更加纯熟,而在下已好久不曾动笔了,似乎是从不再见到她开始。

啊,最后几句话:

  王さん的《BOX》终于画完了(反复不断的修改、推翻,画了接近2年哪),下半年会开始在《少漫》上连载,尽管她总是抱怨和自己的本来构想不符;Anonly现在仍旧在画,以她的天分,短篇《Zero》一上《卡通王》就得到了第二届文传杯提名奖,但更多时候仍然沉迷于在速写本上信笔“涂鸦”,只是在下很久不曾见到她了;而okida正在学日语,她注定不能像高中时代在《画王》上刊登超短篇那样快乐地画漫画了,但并没有放弃漫画放弃梦想,因为实现梦想的途径并不拘泥于一种形式,就如她在BBS的签名档“为实现梦想而努力的人,是最真实的存在”。

  也许有人会说她们是太年轻了才会这样,可在下觉得就是应该在自己还年轻,还有热血、有梦想的时候去努力。我们都不愿在多年后被生活所累而忘记了自己曾经还有过的梦想……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所以才要珍惜现在。

  婴儿出生的时候,总是伸出手拼命地想要抓住什么,而我们现在也一样。“梦想”那种东西是遥不可及的,但我们每踏出一步也就离它更近一步,伸出手拼命想要抓住梦想,即使明知也许什么也抓不住。

  在下终于忍不住拿起了笔,在久违的白纸上画出自己几乎已遗忘的分镜。这个时候还是最最喜欢王さん那句话:“就这么一直画下去,直到不能画了为止……”

  唉……这叫几句话吗?算了,不管了,真的最后几句话:

我爱你们大家~!

所以……一起努力吧,所有把动漫作为梦想的人!

写于2000年11月

okida & Anonly的编后语:关于那段别具意义的最难忘日子,虽然我们一直都想写点什么以做纪念,却都只能在心里反反复复重温而没有勇气提笔。最终把它形成文字的,是fortune。半年之后的现在,已经同在一个编辑部的我们(F那小丫头是来渡暑假的)重看这段文字,心里难免五味俱全……

 

 

写于2000年11月,整整8年零9个月,而这也仅仅只是当时的一个回顾。

这将近9年的时间,我们都放下过画笔,因为这样和那样的原因。

但是非常幸运,当我们再次见面的时候,欣喜的发现我们又喜欢上了相同的东西,又因为种种原因开始画画。

时间让我们绕了一个圈,又回到了起点。

期待明年再见的时候:P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